湖天海月閣

岁岁年年如梦中行,昂头临渊大笑。

因为种种原因,以后这个号不会再更新梦间集相关内容,因为这个游戏关注我的朋友已经可以取关我了

【归一/秋水】异梦

关联篇:《同心》

“异梦”可以理解为“不寻常的梦”,也可以理解为“(与身边人)不同的梦”


  归一又陷入了那场梦魇。

  他像是掉入一个深不见底的湖中,伸手只能触碰到不断上涌的气泡。他勉强睁开眼,在光影交错的水面上,即使他看得再不真切,他也能分辨出,那是被冲天之火笼罩的重阳宫。

  一人静静站在湖边,他垂下头,像是透过重重水障在凝视他,他的身后就是终南山的火海,以及其中数不尽的刀刃交接。

  归一看见那人转身离去,坠着蓝水翡翠的剑穗划开一条曲线,直至化成一个模糊的影子。然后有东西在归一眼前...

【浮生/柳叶】暗涌

时间线在比武招亲后和赵王府副本之间

纪念一下飞进自己家阳台的蝙蝠,希望这位大爷不要再来了


  已过辰时,阁楼下的商铺纷纷取下木隔板,店中小二半眯着眼出来,三心二意地拿起一把扫帚,扫着门前积了一夜的灰尘。距离金都宵禁的结束已过了很久,大道上的行人车马也渐多起来。

  柳叶用叉竿支起窗户,然后从脸盆架上拿下一块方巾,浸在备好的温水中。在里屋,穆念慈依旧背身躺在架子床上,双眼红肿,显然又是一宿没睡。柳叶叩了几声门板,走到她床边蹲了下来。

  “穆小姐,拿热巾子敷下眼睛吧。”

  穆念...

【太平公主/上官婉儿】莲生

[2014/8/30] 旧文新翻

太平公主第一视角,参考资料是2014年1月公布的上官婉儿墓志铭

新修了一些剧情和词句


太平词藻盛,长愿纪鸿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上官昭容


  已经记不得第一次遇到她是什么时候,只...

【浮生/柳叶】烟雨

嘉兴府副本


  “是这对臂钏好,还是那只银簪好?”

  “都好,都很适合你。”柳叶微笑道,手上将一只细簪别进女子的发髻中。

  铜镜中的女子有着姣好面容,温柔的双眼却透出一丝憔悴,仿佛在短时间经历了太多波折,“你就会用这些话打发我,其实也并不是很好看,一路上奔波,发髻都散了。”她将细簪又重新放回梳妆奁中。“以前我的头发散了,他都会……”

  话在此刻止住了,连柳叶的微笑都有些僵在脸上,穆念慈的嘴角无声地扯了几下,然后扯出一个苦笑。

  “……我们不提他。”...


【归一/秋水】同心

元兵烧终南山重阳宫梗

倚天屠龙记没有再出现全真教,大概大家集体修仙去了

文名取自《涉江采芙蓉》“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”,不过结局是这句诗的反面


  终南山上,漫山的松树遮掩着林间小径,也将山巅巍峨的重阳宫重重包围。此刻,其中一条细松枝微微晃动,像是被山风轻轻吹过,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一个人影身轻如燕地从中掠过,他黛紫的外衣在松枝间穿梭,却巧妙避开每条尖锐的树杈,也没有惊扰一只休憩的游鸟。他的脚稳稳点在枝头,又向前轻盈一跃,最终落在一根树枝上。

  在他的前方,平地上驻扎着几个营帐,高挂的旗帜也非源于中土...

【浮生/柳叶】柔掌

自己随便脑补的一个玉鞋吊坠梗,还有一丢丢亲情向

写到一半发现原著圆不回来了,不要介意……


  杨家枪刺穿面前金国兵卒的喉管,将鲜血溅满整面墙壁。

  柳叶随即上前,扶起因极度惊吓而语无伦次的民妇,柔声安慰并塞给她一些银两。当他扶着民妇走出这个噩梦地时,他不经意的侧头,瞥到他义父异于往常的脸。

  这是憎恨和悔恨交织的神情。

  柳叶微皱眉,回头扶着民妇走到大道上。民妇的思绪这才回转,看到面前暖如春风的大恩人,立马双膝落地,答谢对方救命之恩。

  “多谢……多谢大侠救命...

【浮生/柳叶】断刃

随便写写,许愿以后浮生入卡池能抽到(肯定不存在的)

话说浮柳的立绘都有杨穆的定情信物玉鞋,真是精细啊,实力吹一波立绘


  柳叶立于悬崖之上,任由高处的狂风肆虐他的脸。

  在这百尺之下,是一条颇具规模的队伍,头戴毛毡帽的重甲铁骑手执利器,声势浩大地向前推进,践踏着脚下这本不属于他们的土地。他们手中的长刀,或许就是当年刺穿东京守军的凶器,或许,也是目睹宋室女眷一一受辱的见证者。

  在这队伍的最前面,一个人骑着一匹装饰华美的马,稳稳地向前走着。他披着牙白色的锦缎披风,头戴鎏金发冠,头微扬起,带着一丝轻佻的贵族气息...

© 湖天海月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