槐蠶

岁岁年年如梦中行,昂头临渊大笑。

【太平公主/上官婉儿】莲生

[2014/8/30] 旧文新翻

太平公主第一视角,参考资料是2014年1月公布的上官婉儿墓志铭

新修了一些剧情和词句


太平词藻盛,长愿纪鸿休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—上官昭容


  已经记不得第一次遇到她是什么时候,只...

【浮生/柳叶】烟雨

嘉兴府副本


  “是这对臂钏好,还是那只银簪好?”

  “都好,都很适合你。”柳叶微笑道,手上将一只细簪别进女子的发髻中。

  铜镜中的女子有着姣好面容,温柔的双眼却透出一丝憔悴,仿佛在短时间经历了太多波折,“你就会用这些话打发我,其实也并不是很好看,一路上奔波,发髻都散了。”她将细簪又重新放回梳妆奁中。“以前我的头发散了,他都会……”

  话在此刻止住了,连柳叶的微笑都有些僵在脸上,穆念慈的嘴角无声地扯了几下,然后扯出一个苦笑。

  “……我们不提他。”...


【归一/秋水】同心

元兵烧终南山重阳宫梗

倚天屠龙记没有再出现全真教,大概大家集体修仙去了

文名取自《涉江采芙蓉》“同心而离居,忧伤以终老”,不过结局是这句诗的反面


  终南山上,漫山的松树遮掩着林间小径,也将山巅巍峨的重阳宫重重包围。此刻,其中一条细松枝微微晃动,像是被山风轻轻吹过,而事实并非如此。

  一个人影身轻如燕地从中掠过,他黛紫的外衣在松枝间穿梭,却巧妙避开每条尖锐的树杈,也没有惊扰一只休憩的游鸟。他的脚稳稳点在枝头,又向前轻盈一跃,最终落在一根树枝上。

  在他的前方,平地上驻扎着几个营帐,高挂的旗帜也非源于中土...

【浮生/柳叶】柔掌

自己随便脑补的一个玉鞋吊坠梗,还有一丢丢亲情向

写到一半发现原著圆不回来了,不要介意……


  杨家枪刺穿面前金国兵卒的喉管,将鲜血溅满整面墙壁。

  柳叶随即上前,扶起因极度惊吓而语无伦次的民妇,柔声安慰并塞给她一些银两。当他扶着民妇走出这个噩梦地时,他不经意的侧头,瞥到他义父异于往常的脸。

  这是憎恨和悔恨交织的神情。

  柳叶微皱眉,回头扶着民妇走到大道上。民妇的思绪这才回转,看到面前暖如春风的大恩人,立马双膝落地,答谢对方救命之恩。

  “多谢……多谢大侠救命...

【浮生/柳叶】断刃

随便写写,许愿以后浮生入卡池能抽到(肯定不存在的)

话说浮柳的立绘都有杨穆的定情信物玉鞋,真是精细啊,实力吹一波立绘


  柳叶立于悬崖之上,任由高处的狂风肆虐他的脸。

  在这百尺之下,是一条颇具规模的队伍,头戴毛毡帽的重甲铁骑手执利器,声势浩大地向前推进,践踏着脚下这本不属于他们的土地。他们手中的长刀,或许就是当年刺穿东京守军的凶器,或许,也是目睹宋室女眷一一受辱的见证者。

  在这队伍的最前面,一个人骑着一匹装饰华美的马,稳稳地向前走着。他披着牙白色的锦缎披风,头戴鎏金发冠,头微扬起,带着一丝轻佻的贵族气息...

【良颜】Silk(下篇)

*现代AU

BGM:Apna 


  清晨,第一缕阳光缓缓透出地平线,照射在反光的高层玻璃上,代表着城市一天的开始。一千五百万常住人口,连同九百八十万的外来人口,将在此后一齐推动城市运转的齿轮。

  此时此刻,在多数人看不到的角落,流浪汉从他简陋的被窝里睁开了眼,他直起身,伸了个懒腰,桥洞下方已经有了匆匆走过的行人。他眯着眼,从破棉絮里掏出一只缺口碗,一如往常地放在面前。

  忽然,一个行人走过他,在他的碗里放了张纸钞,还没告别梦乡的流浪汉顿时睁圆了眼,再三确认钞票上的数字,然后迅速把纸钞捏在手心,对着...

【良颜】Silk(中篇)

*现代AU


  “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?”

  刺眼的白炽灯悬挂在头顶,把灯下人的睫毛拉得很长,灰尘在光下不断盘旋、上升、降落,而坐在座位上的人始终是一副淡漠的眼神,淡蓝色的眼睛如同北极圈内冰冷刺骨的海水,只看一眼就仿佛堕入冰窟。

  在他对面的人叹了一口气,对着上方的监控摄像头做了一个手势。

  “抱歉,失陪。”

  对方离开了。座位上的人依旧目视前方,但眼神始终没有焦距。

  “怎么办,他还是不愿意开口。”...


【良颜】Silk(上篇)

给洞友的高考结束贺文

*现代AU。心理学专家/银行董事长

BGM:Silk


  七月小暑的风带着刚打开蒸笼的那股热气,像温水煮青蛙般慢慢磨耗人的耐心,蚯蚓在雨后的水泥地上不停扭动,烈阳下的人群从它旁边踏过,似乎从未在意四周与彼此。

   颜路闭上眼,努力克制自己心中的不安,这小暑微热的风更让他有些烦躁。他的面色很疲惫,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睡足六个小时,这时,放在他驾驶位旁夹层的手机响了。

  他顿了顿,然后拿起手机。

  “是,我是。好的,我已经到了。”...


© 槐蠶 | Powered by LOFTER